第298章 改期的公審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bsosoz.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懸在空中的三藏手札這時掉落了下來,陳亦接在手中。

心中一團團如亂麻一樣的迷,足以將一只好奇的貓逼瘋。

幸好,陳亦還是一個普通人的時候,性子本來就很樂觀了。

得不到的東西,從來不會強求。

更別說現在了。

猴子的一縷化身最后所說的那句話,已經很明確地告訴他,他現在的實力,連觸碰的資格都沒有。

金仙是什么?

反正陳亦是不知道。

從灰幕里知道的最高段位,也不過是先天之上的太乙仙。

他連先天都還不是呢。

所以陳亦決定從心,暫時相信那只連真身都沒露的猴子。

“嘟嘟嘟嘟……”

一種奇怪的聲音忽然從頭頂傳來。

引得眾“人”的將放到陳亦身上那暗戳戳的目光暫時移開。

陳亦也抬起頭。

當看到聲音的來源時,他腦門掛起了幾根黑線。

“……”

一只……小灰機,屁股后面有兩個螺旋葉片在嘟嘟嘟轉動著,慢悠悠地向這邊飛來。

這只飛行器畫風十分精奇,有點像所謂的蒸汽朋克風。

很臃腫肥胖的機身,有兩只小翅膀。

機身上有個透明的罩子,能看到里面的人伸出半邊身子。

“喂!下面的是佛爺嗎?”

“……”

陳亦已經看到那小灰機里有三個人,穿著屎黃色的制服。

雖然他沒見過,但那種和大華一脈相承的風格十分容易分辨。

小灰機這時已經嘟嘟嘟地降落了下來。

“對了!就是他,找到了!”

兩個人從小灰機上跳下,又把一個老頭扶了下來。

一個腦殼足以和陳亦爭輝的大個子大步走了過來,用很奇怪的目光打量陳亦。

有著濃濃的好奇和驚異。

然后扯著嗓門道:“你就是佛爺?”

“……你們是誰?專程來找我的?”陳亦有點不想和他說話。

“夏雕,不要這么沒禮貌。”

那老頭在另一個人的攙扶下,有點氣喘吁吁地走了過來,用幾乎同樣卻隱晦得多的目光打量他,然后笑道:“佛爺吧?我是科研院的研究員,王本,他們兩個是科研護衛隊的,這位是鄭則,”

他指了指那個扶著那個冷面男,又指著那禿腦門大個子道:“這個大個子叫夏雕,他們是來保護我的。”

“……”

陳亦總感覺這個名字很特別。

大個子不滿道:“王院士,都說過多少次了,您老別叫我名字好不好?不好聽,叫我大雕!”

“……”

合著你以為大雕這個名字更好聽?

就連旁邊一言不發的冷面男也有捂臉的沖動。

老頭似乎也煩這個腦殼有包的大個子,懶得理他,看向陳亦。

像是看出他的疑問,自己就笑著解釋起來:“也沒什么大事,我呢,前幾天正好要來這里做個調研,是王釗托我來找你的,迷失山的粉霧突然爆發,他有點擔心你。”

“哦?”

前幾天?

原來他進入那個造化世界中已經過了幾天了。

陳亦這才意識到。

看了下分散在四周,用各種目光圍觀著他們的“人”們。

這些都不是什么尋常“人”,幾天不吃不喝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算事。

只有那個灰皮膚少年是個例外,縮在一邊,口角干枯,四肢無力,眼看就剩下幾口氣了。

搖了搖頭,扔下老頭三人,從小島空間中拿出了一塊烤熟的肉。

那是他之前給自己備用的。

遞給了少年:“吃吧。”

“咕嘟!”

一個重重的吞咽聲響起,卻不是少年,而是金無忌,正用發期盼的眼神看著陳亦,還有他手中的肉……

他被封了靈力,雖然短時間渴不壞餓不死,卻還是會渴會餓。

陳亦根本不理他。

這家伙能活著就應該感謝天感謝地了,還想要吃的?

而那灰皮膚少年眼神中帶著渴望、遲疑、膽怯、自卑、倔強……卻沒伸手。

原來一個人的眼睛真的是能復雜到這種程度……

“看什么?快點拿去。”

不過在陳亦眼里,這些復雜的情緒都只歸結于一個,他很自卑。

對這種人,勸不如命令。

少年果然很順從地伸手接過,然后抱在懷中大口啃著。

金無忌在一旁眼巴巴看著,只能狂咽口水。

陳亦這才走回老頭三人面前。

“你們是從鎮南龍城過來的?”

“對,”

老頭笑道:“沒辦法,這百蠻大荒的環境,實在不適合建立臨時根據地。”

陳亦看了眼那只小灰機。

這玩破意兒,竟然比筋斗云的速度都快這么多倍?

他從那里過來,可是花了一個多月啊。

雖然因為路途不熟,耽誤了點時間。

而且王本這老頭一看就是個普通人,連覺醒者都不是,竟然能穿過那片迷瘴,還受得這里的味道。

看來他們的底蘊遠超他所認知的啊。

老頭這時又笑道:“看起來,王釗的擔心是多余了,我回去也好跟他交代了。”

對于粉霧的異常變化,他也沒想到陳亦身上去。

否則以他的性子,非得死纏著不可。

陳亦目光從老頭臉上掃過,也笑了起來:“王老施主,你是有事想跟我說吧?”

跟這種年紀大的人打交道,出家人的身份才好用啊。

世俗的規矩管不到頭上來,年紀大輩份高,也占不了便宜。

“……”

老頭這一大把年紀可不是白活,一看陳亦這擺明機馬的架勢就一頭黑線。

王釗那小子說得可真沒錯。

這姓陳的小子就是個奇葩。

難道我老頭子還能大老遠地專門跑來坑你、占你便宜不成?

“咳咳,是這樣的,我這老頭子也沒什么用,平時里就是愛研究這個,研究那個,這次來迷失山,也是一樣,不過呢,我要去的那個地方,詭異有點多,光憑他們倆個,想要進去有點危險。

老頭像是沒看出來一樣,徑自道:“但來之前王釗那小子跟我說過,詭異這東西,佛爺你是越多越喜歡,就想請你幫個忙。”

“……”

信你個鬼。

陳亦微微掃過大個子和冷面男。

這兩人的實力哪里瞞得過他?

都是b級的覺醒者。

能勞動兩位b級強者貼身保護,還沒什么用的老頭子?

而且這兩人的紀律性明顯和黃沙的人不一樣。

自從老頭說起正事,就沒有也過一點聲音。

雖然狀似悠閑地站在老頭旁邊,眼神卻是時刻在關注著周圍,防備著一切可能發生的意外。

這不是黃沙里那些人不一樣,倒和督衛府有些相似,都是精銳的軍人。

不過這些東西跟他也沒什么關系。

倒是老王這混蛋!

陳亦暗罵了一句。

合著說擔心他還是順帶的?

枉他剛才還稍微感動了一下。

“王老施主和老王施主是……?”

陳亦像說繞口令一樣問了一句。

老頭笑道:“呵呵,我是他堂叔。”

難怪!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老王怎么沒來?”

老頭嘆了口氣:“唉,公審馬上要開始了,人手緊啊,他哪里走得開?”

“公審?日期不是早就過去了?”

陳亦記得他走的時候,還有不到十天就是公審日了。

可他現在走了都快兩個月。

老頭搖搖頭,面上露出了幾分憂色:“改期了。”

這其中明顯有什么變故,否則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說改期就改期。

當初因為夭華重傷,甚至后來身死,連裴長風也成了半個廢人,人手急缺,a級覺醒者嚴重不足的情況下,都沒有說改期。

不過老頭沒有說,陳亦也沒有追問下去,反正意外的經歷也都過去了。

他也打算在這里再刷一波愿力就回去了,到時自然能知道。

“王老施主,既然有任務在身,那就走吧。”

心下打算,陳亦也不想再浪費時間。

“你……答應了?”他的干脆倒是讓老頭愣了,這和王釗那小子說的有點不一樣啊?

還以為要出點血呢……

“……”

佛爺像唯利是圖的人嗎?

陳亦都懶得說話,伸出手,又將金無忌像麻袋一樣拎了起來,朝著迷失山方向走去。

“佛爺!方向錯了!”

“……”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八仙桌有特码猜一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