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我被你掌握著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bsosoz.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回來當晚就和劉黑子眾兄弟吃飯,使得這群生活在底層的人十分感動,覺得林浩然真把他們當兄弟,于是感動化為酒量,眾兄弟輪番給他敬酒,曉是他內功深厚,不斷的運功將酒精給逼了,但酒實在是喝的有些多了,到最后是有些醉意,回到鄧雙琪的家里被一陣埋怨。當然埋怨啊,盼多久才盼來的一晚,要是被酒耽誤了床上戰事,那多氣人。

“沒見過你這樣喝酒的,那簡直是倒酒,喝那么多干嘛,喝幾杯意思意思不得了……。”鄧雙琪一邊給林浩然倒洗腳水一邊絮叨。

“那怎么能意思一下就算了呢? 我跟你說,他們幫我賺錢且不說,重要的是,如果我真有什么,首先站出來的一定是這一幫在底層討生活的人你信不信?那些什么哥什么少什么官的所謂交情,至了要緊關頭,屁都不是,他們個個肯定都會明哲保身,雙或一大堆大義凜然的理由搪塞,但是這群人不會,他們會義無反顧的站我的一邊,他們才是真交情,明白吧。”林浩然說。

“哼,你能有什么事?你自己厲害不說,你認識的都是有份量的人,誰敢對你呲牙。”鄧雙琪給他擦著腳不服氣的說。

“唉,你不懂,用陽謀,我不怕,他們就是再看我不順也會看看你說的那些人,便是別人給我來陰的呢?誰還會看那些人的臉色?這次蘇美珊他們被綁架,給我提了個醒,大象不可怕,可怕的是臭蟲,是那些活在黑暗中的毒蛇。”林浩然伸手將鄧雙琪拉起來,將她按在自己的膝上說,“不管是明的暗的,我不怕他們沖我來,但是我,我得防著他們沖你們去。”

鄧雙其聞言,一陣暖意在心間流過,她一向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從來沒想過林浩然會考慮林浩然是否會將自己放在心里。她沒想到,這混蛋雖然從來不說什么,但卻還是記得自己的存在的。

“哼,你的這個你們有多少個你啊。”鄧雙琪哼了一聲說,這是她第一次在林浩然面前表現醋意,連她自己奇怪,因為從一開始她和林浩然在一起,只不過為了解決自己需要和抓一個臨時靠山而已。

“肯定不只一個你才叫你們……。”林浩然無恥的說道,不過,在帝都現在還真只有她一個,雖然便宜小姨子蘇美玲一直暗示她的一半屁股是姐夫的,但他沒想過要領這一半屁股。

“哼,流氓,大壞蛋……。”鄧雙琪擰了一下他的臉。

“嘿嘿,不是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林浩然的手開始在雙峰上耍流氓。

“如果別人要用陰謀對付我們,你那些兄弟能有什么用,拿著板磚跟別人拼命嗎?”鄧雙琪也開始配合他耍流氓,甚至比他還要流氓,因為她已伸手掏蛋捉鳥了。

“嘿嘿,你說對了,他們就是拿板磚跟別人拼命。你們的身邊越多他們這樣的人,你們就越安全,他們給敵人的威脅不是有多能打,而是他們的群體優勢,歷害的是他們的眼睛。凡是陰謀,最怕的就是別人的看到,有那么多眼睛盯著,他們敢亂來?”林浩然笑說。

在幾十年前,那位偉人帶領弱勢一群革命先驅跟強大的蔣先生斗,將這種戰術運用得淋漓盡致。將自己深進最普通但基數最大的普通人中間去,既可以保護自己,又可以出奇不意的反擊對方。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這話一點兒也不假,再厲害的陰謀,在很多人的注視下,它將無法展開。

“好吧,我已失陷在你這大流氓手里了,我…我……,水涼了,擦腳上床……。”她等不及了,飛快的幫林浩然擦了腳,拉著他飛快的上了床。

“看看,現在到底誰是流氓啊,我的被子怎么就沒了,哎喲,你怎么就吹簫了啊……。”林浩然被鄧雙琪壓在下面,她現在不僅像流氓,而且是餓瘋了的流氓。

對鄧雙琪而言,就是隔一天,也有小別勝新婚的感覺,何況,她已很久不聞肉味了,好像已幾個月了,把她憋壞了。如果林浩然再不回來,她估計會去買塑膠替代品解決了。

鄧雙琪過了一會兒口癮后,飛快的將自己“剝光豬”,然后往那狗東西上一坐,噗滋!!啊!!久違的感覺,好滿。

片刻,滿室生春,春意盎然,春光無限,狂蜂浪蝶追逐翻飛。一會兒山高水低,一會兒春雨綿綿,一會兒艷陽高照。一會兒低語呢喃,一會兒高歌如泣……。一會兒如雨打芭蕉,淅淅瀝瀝飄飄灑灑,一會兒如狗舔食盤,唧唧啐啐……。

一小時后,春意漸淡了春光漸隱,室里傳出來的不再是令人熱血沸的乒乒乓乓,呢呢喃喃,而粗重如吹爐的喘息聲。

“浩然,你怎么那么厲害,第一次和你一起,我都感覺要死了……。”

“你可不能死,你死了我去哪找這么厲害的對手。”

“你不是大把對手么……。”

“她們那能和你比……。”

“意思是,我總算有一樣比過她們了。”

“你很多樣都比過她們啊……。”

“……。”

無論多大度的女人,無論什么關系的女人,只要和男人有了床上的關系,她總會對男人的其他女人產生醋意,即使她從來沒想過要做男人的唯一,醋意是女人特有的生物特征。

對付女人隨時都可能會產生的醋意,用贊揚她,告訴她比別人更好、更優秀是最有效的辦法,林浩然無師自通,深暗此道。

討論了一會兒亂七八糟的東西,在鄧雙琪的靈巧小手的拿捏下,輪到林浩然披掛上陣了。

“現在會所什么一個情況,石家兄弟有什么動靜?”林浩然一邊對鄧雙珙交戰,一邊問她石家的事,有一陣子沒聽到石家動靜了。

“會所現在生意很好,已完完全全掌握在石紳手里,也就是掌握在我手里,其實就是掌握在你手里,因為我被你掌握著。”鄧雙琪一邊用力挺著身子配合,一邊斷斷續續的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八仙桌有特码猜一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