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也可視為番外)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bsosoz.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煦的陽光照射在甲板上,曬得明娜身上暖洋洋的,有一點都不覺得熱她背靠著船頭的欄桿,伸了個懶腰,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真舒服…我好久沒那么悠閑了…”回想起前幾天的混亂場面,就象是做夢一樣

由于臨出發前被莎拉公主堵在了門口,她和亞歷克斯不得不推遲了行程,接下來又有數路人馬聞訊趕到,她可是好不容易才脫了身

旁邊的亞歷克斯深有同感:“的確…”他差點就被憤怒的父親逮到了,感謝薔薇園,它有一個地方名叫地道!

明娜手搭涼棚眺望遠方:“看來這幾天都會是好天氣呢,你看海面多么平靜我們遇上好時候了”

亞歷克斯微笑著點頭:“我還是頭一次在合旅行,總算明白你所說的‘滿眼都是藍se,看不到邊’是什么意思了”回過頭,忽然發現明娜若有所思,便問:“在想什么?”

“我想起以前我不知道呵什么樣子的時候,曾經跟拉德洛聊起過它小拉曾說過很想看看海,可他卻連精靈森林旁邊的海都看不到…”明娜神se有些黯然,“精靈森林又封閉起來了,我大概永遠都見不到他了吧?”

亞歷克斯默默地靠在明娜身邊的欄桿上,輕聲道:“其實…如果你真的想去精靈森林,也不是不可能”

明娜睜大了眼:“你有辦法?!”

“從北邊山區去是不可能了,迷霧荒原又被人類和精靈分別封鎖了,天神之刃大峽谷不是人類能過去的,所以…”亞歷克斯頓了頓,“只能從合走”

明娜一聽就泄了氣:“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可回流灣的海水逆流,我們根本沒法下水!”

“如果不從水里走呢?”

“什么?”

“從水面上走”亞歷克斯微微一笑“我認識地一位魔法師現在在韶南第一魔法學院進修他地導師是風系魔法師最近正在研究能讓人長時間在天空飛翔地方法相信你也知道遠古時代地魔法師可以進行遠距離飛行但這種魔法已經失傳了現在地魔法師們只能根據古代文獻復原出殘缺版地浮空術讓人在半空中短暫汪我朋友給我寫信時談到他地老師曾經聽你祖父蕭伯爵提過可以借助物力讓人類飛上天空有一種…巨大地球體里面灌入加熱過地空氣在球下系個大籃子就可以載著人飛上天…你有沒有聽你祖父提過這個?”

明娜仔細回想爺爺提過地事:“你是指…熱氣球?那個不行爺爺說現在沒有可以保證不漏氣重量又輕而且可以用來制作氣球地物質就算用最結實輕便地帆布來做也會因為無法控制而發生危險他以前曾經試過地不過都失敗了”頓了頓又補充一句“那時候研究用地帆布后來被他用來當降落傘了”

亞歷克斯卻很有自信:“蕭伯爵會失敗不代表我們不能成功別忘了我們是魔法師而且相當擅長風系魔法”他賬眨右眼

明娜一怔旋即大喜:“你是說…用魔法控制熱氣球地方向?!”

“如果是低空飛行,事情就容易多了還記得嗎?從伊斯特到精靈森林的海域,雖然水流湍急,還有許多漩渦,但風向卻還算正常,也沒有濃霧,我們晚上還能清楚地看到星星,不會迷路”

明娜越想越覺得這個計劃地可行性很高,忙扯住亞歷克斯的手臂:“這個辦法好!那我們什么時候試試?”

亞歷克斯笑了:“你急什么?總要我朋友的老師研究出成果來你剛才不是說,制作那什么熱氣球地物質不好找嗎?等我們到了魔法之都,就先去拜訪他們,問問他們的進展,怎么樣?”

“好!”明娜一把抱住他的手臂,“多虧你了,亞歷,我從來沒想過,自己還可以用這種辦法飛這下我可真的能再看到小拉了,說不定還能說服他出來玩一段時間呢!”她越想越興奮:“我以前跳山時,沒有爺爺那么厲害,只能綁根繩子在身上,再背著降落傘往下跳,順著山風到達目地地那時候我就想,如果能自由自在地飛在空中,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那該多好呀?從天上往下看,圖雷山一定很美!”

“是啊…”亞歷克斯有些心不在焉,他拼命維持著臉上的“正常”表情,但還是禁不住紅了臉明娜的身體緊緊挨著他,單薄的棉布連衣裙下,柔軟的感覺是那么的清晰,少女地芳香近在咫尺,他覺得似乎有一股熱氣沖上腦門…

明娜卻對友人的異狀毫無所覺:“如果我地輕功厲害些就好了,雖然不能飛,可是飄在空中的感覺也很好呀可惜爺爺只教了我最基礎地東西

你說他為什么還不回來呢?”

“啊…對…”

“我覺得有問題爺爺以前離開家的時候,總會時不時傳個信回來,這回居然幾年都沒消息,實在不象是他地作風”

“哦…是嗎…”亞歷克斯悄悄伸出右手,搭在欄桿上,看起來就象是半擁著明娜

甲板上只有他們倆,周圍也沒有別的船,明娜會不會生氣…

“對了!”明娜猛地抬頭,卻感覺到后腦一痛,似乎撞上了什么硬東西,接著便看到亞歷克斯彎下了腰,蹲在甲板上,似乎十分痛苦她忙追問:“我撞著你了嗎?沒事吧?”

“沒事…”亞歷克斯含糊地回答,他掏出魔杖對自己的下巴念了句治療咒,痛覺很快消失了,但那種被狠狠撞上的發麻感卻滯留不去

好吧,反正他們時間多得是…

亞歷克斯有些不自在地站起身:“你剛才想到什么主意了?”

“哦,是這樣的”明娜道,“反正我們是要去卡麥加玩的,不如拐一點路,到圣山上去一趟,怎么樣?我想找爺爺的線索”

“蕭伯爵?”亞歷克斯有些惑,“我印象中你似乎提過,他是去冒險游歷了?這跟卡麥加的圣山有什么關系?”

明娜折,想起自己沒有對友人說真話,干笑兩聲,用乞求的眼神望著他:“去吧?好不好?只要一天時間”

亞歷克斯怎能拒絕這樣的眼神?只好無奈地點了頭明娜高興地又再抱住他的手臂:“亞歷,你太好了!”亞歷克斯再次落入痛苦與愉悅地夾縫中,不由得苦笑連連

“嘿!明娜!小子!”船尾處傳來男聲吆喝,一張熟悉的臉冒了出來,“新鮮的牡~,我剛剛打撈上來的,要吃嗎?這可是無上的美味!”

明娜笑著喊回去:“謝謝,弗里多,亞歷不愛吃生地”

“真浪費!”弗里多叼著個

摟著個美人,在船倉外瞄了亞歷克斯一眼,“不吃這小子今晚上豈不是很難受?”美人輕笑著嘀咕兩句,弗里多大笑,親親熱熱地擁著她進了船倉

亞歷克斯面無表情地轉頭看明娜:“他真的是你朋友?”

明娜笑個不停:“別生氣別生氣,他是被壓抑太久了,所以放縱些你不能吃生牡~,我可以叫廚子給你做牡濃湯,怎么樣?跟我來吧!來呀!”同時拖著亞歷克斯向船倉方向走去

==~===================我是兩天后的分割線=====================

雖然早就答應了明娜,會陪她往圣山島去一趟,但當他們真正踩在亂石灘上的時候,亞歷克斯仍有些發呆回望漸漸恢復洶涌的海面,再看看前方地一片荒涼,他有些無語:“你確定是這里嗎?蕭伯爵在這里?”這么小的一座島,有什么值得冒險多年的地方嗎?

明娜低頭懺悔:“對不起,亞歷,其實我以前沒說實話”她猶豫了一下,便把祖父當年離開地經過一一說了出來,又道:“我那時候年紀鞋又傷心,所以沒留意后來我慢慢回想,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我們離開伊東前一晚,費爾德來過薔薇園,你記得嗎?那時候科賓悄悄找到我,哭著請求我原諒,他說了很多事…”

“科賓就是那個出賣你的巴斯人吧?我記得你跟弗里多說過,讓他尋找兩個巴斯女奴,再送到伊東去,就是他的妹妹吧?”亞歷克斯在心中將明娜的話想了兩遍,有些明白了

明娜點點頭:“雖然很恨他,但他地家人挺無辜的,我不是要放他們自由,但至少他們能夠團聚多虧了科賓的坦白,我才知道爺爺一直不能回來的最大原因是什么!”

科賓當時丟掉的那塊菱形的石頭,就是墓室中用作開關地水晶石吧?開關都沒有了,爺爺又怎么能開啟那個通道呢?

她踩著碎石走到記憶中過夜的地方:“我記得他把那塊石頭丟在這里了!雖然不知道能不能行,但總要試一試!”

亞歷克斯淡淡一笑:“那還等什么呢?我們開始找吧!”

兩人合力在那片石灘上找了不到一個小時,就把石頭找到了昔日地水晶早已變成了普通的石頭,靜靜躺在明娜地掌心,讓人不禁懷疑,它是否還能發揮原有的功效

亞歷克斯拿過石頭細看,沉吟片刻,道:“我似乎讀過某本古代文獻,里面提過這種水晶…先去墓室吧,你帶路!”

明娜點頭,轉身就走他們年輕力壯,又有過無數地爬山經驗,很輕松地就爬到了目的地這時候,已經是午后了

他們來到洞穴前,吃過干糧,點起魔法燈,走進了洞口

古老的洞穴與墓道仍然是上回見過的涅,只是灰塵仿佛又厚了一點亞歷克斯認出了一些織錦上的文字,倒是猜到了那幾副棺木的主人但明娜沒心情去管這些,徑直走到了盡頭的墓室

平滑的水晶大門靜靜地鑲嵌在墻上,一如明娜上回所見她忽然有些緊張,呼吸也變得急促,拿著石頭的手伸到原本開關所在的位置,便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起來

亞歷克斯輕輕走到她身后,接過那顆石頭:“我來”他將石頭放回凹槽處,發現有些不合,轉了半圈,便聽到“咔噠”一聲,合上了

石頭忽然發出一道銀光,轉眼就變得透明,似乎又成了閃亮的水晶,在幽暗的墓室中發出耀眼的光

明娜摒住呼吸,望向鏡面:“爺爺…爺爺!您能聽到嗎?爺爺!”她整個人撲到鏡面上了,亞歷克斯忙將她拉回來,免得她受傷

然而讓他們失望的是,鏡面沒有任何變化,菱形水晶的光芒過了一會兒也漸漸黯淡下去明娜緩緩滑落地面,沮喪無比:“還是不行嗎?”

亞歷克斯有些不忍,便道:“也許還有別的條件呢?你不是說當時你爺爺割破手涂了血上去嗎?”

明娜連忙掏出匕首割破手指涂了血到鏡面上,但水晶鏡仍然沒有反應她以為是血不夠多,正想再割大點傷口,就被亞歷克斯攔綴“別割了!也許不是每個人的血都行的!”

明娜怔怔地放下了匕首,小嘴一扁:“我原本以為…”

亞歷克斯嘆了口氣,笑著安慰她:“沒關系,我們可以在這里多等一會兒,反正咱們又不害怕死人”

明娜抽抽鼻子,抱著他大哭:“亞歷,你真好…”

亞歷克斯輕輕拍著她的背,兩人便一直待在墓室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魔法燈已經換了兩盞,水晶鏡始終沒有動靜明娜終于認清了現實:“看來…爺爺真的不能回來了…我們走吧…”

她低著頭拉起亞歷克斯的手,難過地向外走,就在她準備擠出那道石門時,身后忽然亮起耀眼的白光,她猛地回頭,只見整個水晶鏡面都籠罩在銀se的光芒下,將整個墓室都照得清清楚楚

銀光中,鏡面顯出了一個人影明娜心一抖,摒住了呼吸:“爺爺?”頓了頓,又換成漢語:“是爺爺嗎?”亞歷克斯暗中抓緊了魔杖,另一只手緊緊拽住明娜,不讓她撲過去

銀光漸漸散去,人影出現在鏡面前,穿著白se襯衫,黑se褲子,袖上綁著黑紗,短短的黑發,明亮的黑眼,正是失蹤多年的蕭天劍他似乎削瘦了許多,臉se有些憔悴

他有些怔忡:“明娜?”

“爺爺!”明娜眼圈一紅,撲到他懷中,“我終于見到你了!我好想你…”

蕭天桔一紅,落下淚來:“爺爺也想你…”祖孫倆抱頭哭了好一會兒,他才抹掉淚水,道:“爺爺這回在那個世界是真的沒有親人了,回到這里,卻發現小明娜已經長得這么大我似乎錯過了很多,不知道你們還愿不愿意接受我這個爺爺?”

明娜不停地點頭:“當然愿意,愿意的!我們所有人都在盼著您回來!貝文哥哥快要結婚了,曼達也要嫁人了!我們還打算去探望小拉,你回來了,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對吧?亞歷?”

蕭天解才發現墓室內還有一個陌生的青年:“你是…”

亞歷克斯微微一笑:“歡迎回到這個世界,蕭伯爵閣下”

(全文完)

(謝謝各位一直以來的支持,新文會在月中前上傳,題材是古代架空女主穿越,有興趣的讀者請繼續支持我吧~~~^_^)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八仙桌有特码猜一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