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翩翩少年郎 第四十九章 天上下起蒙蒙的雨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bsosoz.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申皓元的嘴角閃過一絲淡淡的笑意。

作為山中獵戶的后代,他自幼便隨父親在山中捕獵,豹子、豺狼、鬣狗、長蛇...無論多么勇猛迅捷的動物,都曾在他和父親的手中敗下陣來,變成了街頭上販賣的商品。

彼時尚如此,更何況如今?

陳臨辭來勢洶洶,拳力驚人,在他眼中,也不過是一頭老虎罷了。先前因為沒有準備而吃的點悶虧,哪里還能再犯一次這種錯誤?

你來,我欣然迎之,不過是再捕一頭獵物而已。

有清風自天地生,拂過枝頭,拂過巷尾,拂過許多人的臉頰,來到申皓元的身邊。

陳臨辭的拳風不再駭人,甚至速度都減緩了不少。

申皓元手中再次結印,清風急驟,讓在場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絲絲的涼意。

“竟然將風系秘法修煉到了這種層次,看來任老頭對這位寶貝弟子還真是毫無保留的傾囊相授啊。”感受著周遭天地元氣的變化,昭天命若有所思的說道:“這申皓元,果然有幾把刷子。”

“清風秘法第三層,八月秋高風怒號。”元通天元教習撫了撫胡須,認出了這招秘法的來歷,望向對面的清虛院長任雨鑫,意味深長的說道:“連清風秘法都傾囊相授了,看來外界傳言你任老頭是打算將此子收為關門弟子的話,是真的了。”

任院長哈哈一笑,說道:“如此天才堪稱百年難遇,這些年機緣巧合,天賜此子與我清虛,如果不好好珍惜收歸門下,怕是上天也要生氣的喲。”

皇帝陛下坐在中央高座之上,望著你言我語的兩個老頭,面含微笑,一句話都沒有說。

申皓元再強,也是天命以下第一人,而他的幼子昭天命,才是這片大楚國未來的天命所歸。

我已手握明珠,坐觀爾等爭玉石,這便是天璽帝陛下此時的心態了。

......

......

這一切都發生在轉瞬之間。

申皓元手中的法印已經結好,一股狂風兀的出現,沒有絲毫的停留便沖向了陳臨辭!

“轟!”

一聲悶響,陳臨辭已經被擊飛到了練武場的邊緣,若不是有護欄擋著,此刻怕是已經被打了出去。

陳臨辭的胸口,傳來陣陣劇痛,他自認身體素質已經足夠強大,但面對申皓元的一招“八月秋高風怒號”還是有些難以抵擋,他突然理解了宮離寒為什么直接認輸下場,這個申皓元實在是太強了!

他就像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山,每次一位自己已經登頂的時候,就會發現山又高了一截。

申皓元已經強到了這種地步,那昭天命呢?

陳臨辭的心中,油然而生出了些許無力的感覺。

“你小子在干什么?”就在這時,陳臨辭的耳邊突然閃過了一道陌生又熟悉的聲音。

吞海滔天?陳臨辭心中一喜,急忙回道:“別啰嗦廢話了老兄,你沒看到我身受重傷了嗎?”

“受傷?”吞海滔天似乎聽到了什么特別好笑的笑話,“我吞海滔天的宿主,先是被一個玉衡境界的小家伙給欺負的狼狽不堪,如今又被一個開陽境界的后輩逼成這幅模樣,丟人,丟人啊!”

“我說老兄,您別廢話了行嗎?”陳臨辭此時也有點不開心了,“你這家伙這么多天都沒教我任何東西,現在好不容易露個面,就是 來嘲諷我的?”

“小家伙,別生氣嘛。”吞海滔天微微一笑,說道:“我這些天沒出來見你,自然是有我的道理的。”

“陳臨辭,你輸了。”申皓元收起長劍,笑道:“認輸,走下臺去,這是你唯一的選擇。”

“哦吼?這么囂張的嗎?”吞海滔天似乎來了興趣,“陳臨辭,想不想贏?”

“不想贏我上臺來干什么?”陳臨辭回答的很是干脆。

“想贏就聽我指揮。”吞海滔天說道,“雙手合十,閉眼跟我念口訣。”

“五帝五龍,降光行風。”

“廣布潤澤,輔佐雷公。”

“五湖四海,水最朝宗。”

“神符命汝,常川聽從。”

“敢有違者,雷斧不容!”

......

......

正是暖冬盛陽天,卻在風停之后,飄下了蒙蒙的細雨。

陳臨辭突然消失在了練武場上。

申皓元的瞳孔一縮,一股極其危險的預兆從他的心頭涌現。

“人呢???”第一個問出這個問題的,竟然是清虛學院的院長任雨鑫。

元通天的心中,也泛起了驚濤駭浪,他知道陳臨辭是一位世間少有的隕星師,只是卻萬萬沒有想到,他的星魂竟然強大到了如此地步。

這雨勢綿綿,能讓一個不過區區一層樓境界的宿主發揮出這等威力,星魂本身又該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楊修道啊楊修道,你這老小子還是那般慧眼如炬啊!

練武場上,陳臨辭突然消失不見,也引得在場的觀眾目瞪口呆。

“那小子人呢?”秦朗仿佛見了鬼一樣,面部表情極為夸張。

宮離寒的臉上,閃過許多不甘,但最終還是被他掩蓋了起來。

落紫顏靜靜地看著練武場上落下的蒙蒙細雨,腦海中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浮現出了那道俊美無雙的身影。

那道身影屬于探花榜的魁首蘇瑾年,她名義上的未婚夫婿。

昭天命將頭抬起,看到了天上。

練武場上,申皓元也抬起了自己的頭顱。

他感受到了,那股莫名的危險預兆,便是來自天上。

陳臨辭的身影,從半空之中落了下來。

沒有人知道他是怎么來到這么高的半空之上的,也沒有人知道他哪里來的勇氣從這么高的地方沖下來。

一道鐵拳夾雜著雨水在空中打出咧咧的風響,這一次,申皓元沒能再掌控住那些來自天上的風。

那道鐵拳直直砸下,速度快的像是一陣風,可以想象,如果砸在申皓元的身上,會是什么樣子的結局。

但是這種悲劇并沒有發生,任雨鑫任院長剎那間便來到了練武場的半空,接下了陳臨辭的這一拳。

風停了,雨也停了。

任雨鑫望著少年那雙清澈的眼,良久,方才不甘的緩緩說道:“少年,收手吧,這次武斗大會,星夜學院贏了。”

陳臨辭的嘴角閃過一抹笑容,喃喃道:“好。”

萬籟無聲,聲色俱栗。

一個此前一直名不見經傳的邊塞少年,如今竟然擊敗了不可一世的申皓元,還逼得清虛學院的院長大人親自出手方才攔下,這種戰績,已經足以傲視群雄。

陳臨辭。

此一戰后,大楚國必然會記住這個名字。

“怎么可能......”

杜子騰已經震驚的口齒不清,他旁邊的張德鑄也是一陣后怕。幸虧聽了靳子暉的勸阻沒有繼續與陳臨辭為敵,不然......

只是一個人的進步,怎么能這么快呢?張德鑄疑惑不解,兩個月前還是自己的手下敗將,兩個月后竟然能夠打敗申皓元了?

申皓元怔怔的望著對面的少年,問道:“這是什么秘法?”

陳臨辭自然不會告訴對方我是一位隕星師,剛剛與你對戰的其實是千年前的吞海滔天孫伯符。

“你有沒有聽過一招從天而降的拳法?”

他笑了笑,告訴申皓元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八仙桌有特码猜一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