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六章 其貌不揚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bsosoz.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楚非田不愧是見過大世面的人,王爺和楊家主對他推崇有加,他也寵辱不驚,仿佛很平常。其他人幾人都是或是江湖中人或是商賈之人,也不了解朝堂,卻也覺得這老者氣度不凡。

眾人都看向楊城,滿眼疑問。怎么就結識了一位朝堂高官,這身份恐怕比城主還高很多。

楊城也是無語。他若說鄉村里隨手撿的,別人能信嗎?

旁邊幾桌,老楊頭、羅老先生則帶著書院和圖書館的一些先生入座,幾個少年男女和厲家老母也端坐其中。蘇管家忙于調度安排整個晚宴之事,厲天鈞需要處理整個楊家的防務,這兩人算是沒空入席了。

慕容鐵、鐘強等人安排好自己的家眷入座后,就迅速離開了,今晚所有的人員包括護院都放假狂歡。新補充的百多名護院,也全數到會場,按家主的說法,就是讓他們也感受下家庭般的溫暖,早日融合進來。

唯獨他們四十多位家族武者得值勤,除了安保外,所有需要保密的機構,也是他們看守的重點。雖然目前一直沒發現有外人來探尋,但一刻也放松不得。

嚴水寒不需要參加值勤,他帶著段元慶和其家眷也來了。按家主吩咐,段家來此也算是客人,需要好好招待,一起同樂。嚴水寒不光帶他們來,還得招待好段元慶。

段元慶入席時,棚內已經快坐滿,三四千人齊聚一堂的宴會場面可難得一見,著實讓他震驚了一番。與嚴水寒一道,一路走到前方入座,見人人臉上熱情洋溢,充滿著難以言表的喜悅之情,讓他這個刀口舔血的漢子也不禁有些觸動。

他自打進入楊宅以后,就一直沒見過楊家主,但也沒人看守他,以他狂傲的個性,還不至于趁機逃走。楊宅上下也對他和家眷很是照顧,并不曾虧待,也就安心住下,等待養好傷再做打算。

他一大家占了一大桌,還好有嚴水寒做陪,不至于讓他們這些外人顯得不自在。嚴水寒也安慰他,只道今晚就是吃吃喝喝,看看歌舞,散散心圖個樂子。

段元慶小門小戶出身也沒參加過這種家族宴會,通常都是和些個江湖草莽吃吃喝喝,行酒劃令什么的。他這桌離主桌不算遠,能看到主桌的情況。見各桌酒菜都一樣, 沒什么區別。

只是主桌上幾人都或氣度不凡,或修為深不可測。另外氣質一個大胖子和一個長相普通的青年,這兩人形象就差得多,也不知這兩人何德何能能坐上主桌。又見主位那位老者雖衣著樸素,但難掩卓絕風采,心道這楊家家主果然不是一般人。

他做為武者,自然是對另兩位深不可測之人更敢興趣,便問嚴水寒道:“嚴兄弟,那滿臉刀疤者,殺伐之氣甚重。還有他旁邊那位青衣者,深不可測。不知都是何等人物?是何修為?”

嚴水寒聽見段元慶發問,知道他平日里自詡同階無敵,看不上別人。也有心想刺激他一番,便笑道:“段兄好眼力,那刀疤臉者,是我家供奉陸百川,陸前輩。年齡略比段兄略長幾歲,是金丹期強者。”

嚴水寒見段元慶臉有異色,頓頓又道:“陸前輩早年游歷天下,在西北邊陲素有俠名。只是流云國太大,所以在梧州地界名聲不顯,段兄沒聽過也正常。當年死在他手中的宗門金丹期強者,至少也有十數人,所以身上殺伐之氣甚重。”

段元慶聽后大驚,自己自認為資質不錯,一直卡在融合后期,修為不得進,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問題。那人比自己長幾歲能是金丹期強者也就罷了,還殺過不少同階的金丹期強者,這就說明戰力也非同凡響了。

又見嚴水寒神秘一笑道:“那青衣者,想必段兄雖沒見過,也必然聽過大名。”

段元慶有些好奇,問道:“哦,那是何人?”

嚴水寒一字一頓道:“煙.....雨......邪.....少.....”

“柳長青!”段元慶忍不住站起身來驚呼道,好在整個棚內非常吵鬧,見四周沒人在意他又才坐了下來。

柳長青雖不是梧州人,段元慶也沒見過,但他的大名,道上也是如雷貫耳。特別是他一招擊敗成名高手尹一純,更是道上兄弟津津樂道的事。

嚴水寒微微一笑,也不言語,無須多介紹。如自己所料,他就知道段元慶會是這個表情。除了白家家主,現在柳前輩在這里也不算什么需要保密的。只是家主低調,不想要宣揚。若是柳前輩自己,才不屑于躲躲藏藏的。

段元慶一陣唏噓,道:“果然這楊家主不同凡響,一看就氣度不凡,不然也不能聚集這等高手在身邊。”

嚴水寒一愣,家主雖說向來平易近人有其特有的人格魅力,但何時顯得氣度不凡了?順著段元慶眼光望去,就知道他是誤會了,笑道:“那位并不是家主,那老者應是家主的客人,我也不知道是誰。家主是另一位。”

“哦,是了,那老者旁邊那人貴氣逼人,天生大富大貴之相,必是楊家家主無疑”段元慶頓時明了。

嚴水寒笑道:“段兄說的那人是王府的燭王爺,是我家家主的好友,今日是帶王府中藝人前來捧場。”

段元慶詫異萬分,皇室宗親,何其高貴,居然今日自己也有幸見到。還能一同參加宴會,離自己就十數步而已,這要是昔日和道上兄弟吹牛,恐怕都沒人信。又聽得嚴水寒道:“那老者另一邊那人才是家主。”

段元慶無語,剛自己還在想,這人不但相貌普通,又毫無氣質的年輕人,如何能混上主桌,感情這是他家啊,還真是人不可貌相。想到這里,頓覺對這位家主有些好奇,便向嚴水寒打聽起來。

這嚴水寒對家主尊崇有加,便詳細的一一向段元慶介紹。

等待開席的空檔,兩人也聊了不少。段元慶從嚴水寒口中,也大致知道了這位家主的為人,不禁深感世間難得有這樣的好家主。難怪身邊又不少奇人,就連青幫眾人言談之中也是夸贊不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八仙桌有特码猜一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