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死定了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bsosoz.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不可能!”柳蕓的話剛剛出口,司馬源就已經鐵著臉。

“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還是潑臟水,無憑無據的你就要我兒子雙臂?”

“柳蕓,你不要在這里發瘋。”

柳蕓冷笑一聲,持劍指著對面的司馬源:“發瘋,要不你過來試試,我這是瘋劍,還是風雪劍?”

司馬源咬著牙,瞥了眼旁邊的司馬靈風。

小畜生,真的能惹麻煩。

柳蕓這個瘋婆子,什么特別沒有,就是護短。

令人發指的護短,其手下的幾個徒弟,宗門內哪個敢招惹。

這兔崽子,腦子是被門擠了嗎?

瞧見跟在柳蕓身邊的周婉雪,聽到對方的話,他就知道這事情八九不離十,就是自家這個臭小子干的好事情。

他喜歡周婉雪的事情,他這個當爹的,怎么可能不知道?

“柳蕓,不要鬧了。”就在局面僵持不下,不可開交的時候,一道年老的聲音,從半空中傳遞而來。

抬頭朝著聲音的來源看去,赫然是一名白袍老者,披散著銀發,憑空落了下來。

“宗主!”

在場之人,齊聲稱呼,略微點頭致意。

哪怕是柳蕓,此刻也是面露恭敬之色,不復先前的瘋狂之色。

夜子君,八門宗宗主。

宗門內實力最為強橫的存在,不僅如此,幾乎宗門八門門主,都曾經得到過對方指點。

雖然宗主不收徒,可這些門主,也算的上是他的半個徒弟。

而且,他是祖師的后人。

祖師夜歸失蹤以來,宗門宗主都是能者居之,夜族在宗門內雖然地位超然,但人丁不興。

直到夜子君橫空出世,堪稱夜家一脈最有天賦的存在。

年輕之時,就有人稱他擁有夜歸遺風。

“宗主,并非是柳蕓胡鬧,實在是司馬家的人做事過分。”柳蕓提及到這個地方的時候,目光更是直指那司馬靈風。

夜子君扶須思量,望著柳蕓又問:“那孩子可還活著,是否有證據?”

“……”柳蕓被宗主的問題給問倒了,站在原地沉默半響,“孩子還活著,那傅邊動手的時候,周婉雪剛好出現在附近。”

“對方驚慌之下,畏罪潛逃。”

邊上的周婉雪,心情也是略微一沉,知道這件事情,恐怕是要不了了之。

事情真正的經過,她是清楚的,那傅邊早就死在姜半涯的手中了,哪里來的證據。

師尊提及的情況,也還是她隨口編出來的。

原本她這次過來,想著的是借助這個機會,將司馬靈風身上進入秘地的機會給要過來。

誰曾想得到,宗主居然會這個時候過來。

為何?

“行了,現在宗門乃是多事之秋,沒有證據的事情,就不要折騰胡鬧。”夜子君輕輕搖頭,同時看向柳蕓和周婉雪,“一命抵一命,更何況孩子沒事。”

說話間,夜子君翻手之間,掌心多出了一個玉瓶:“這是蘊心丹,就當是給孩子壓壓驚吧。”

周邊之人聽到宗主的話,個個臉上是露出嫉妒的表情,尤其是那些境界還不強的刀門山弟子。

蘊心丹,可是天級九品的丹藥,蘊養心脈,能夠增幅心血。

而且這個丹藥,乃是宗主親自煉制,藥效更是驚人。

柳蕓看著宗主掌心的玉瓶,只能夠伸手接過:“謝宗主。”

從自己徒兒那邊聽來,那傅邊已經是被周婉雪她斬于劍下,這也是為何宗主會說一命抵一命。

更何況,宗主還拿出自己親自煉制的蘊心丹,從這玉瓶的大小來看。

很明顯這蘊心丹足足有三十枚之多!

也如同宗主說的那樣,宗門現在乃是多事之秋,內憂外患,對方不想自己繼續這么鬧騰,屬于情理之中。

最重要的一點,便是宗主提及到了一個關鍵。

孩子沒事!

盡管接受了宗主的要求,不過她看向司馬源和司馬靈風的目光,依舊冷冽:“這次是看在宗主親自開口,暫且放過你們。”

“司馬源,看好你的兒子,如果再有下次……”

柳蕓身上那沖霄的劍意,此刻更加膨脹,就仿佛是一柄利劍出鞘。

刀門山上的云霧,都是被硬生生給斬開,露出藍天。

說完之后,柳蕓帶著周婉雪向宗主見禮,隨后是轉身離開了刀門山。

夜子君這個時候,轉過身朝著司馬源的方向看了過去,伸出手輕輕點了點:“小源,僅此一次。”

“是,宗主。”司馬源額頭也是滲出冷汗,躬身點頭應允。

別看現在宗主是和藹可親,仿佛是一個慈祥的長輩。

可司馬源很清楚,宗主絕對不是什么心慈手軟的人,現在整個宗門能夠有今日的地界繁榮。

完全是當初宗主夜子君,親手征戰四方,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

夜子君離開后,司馬源轉身沖著司馬靈風就是一耳光扇了過去:“混賬,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噗!

司馬靈風一口鮮血噴出,摔倒在了地上,只是當他爬起來的時候,臉上還帶著笑,滿嘴猩紅:“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不是跟爹你學的嗎?”

“娘當初不也是被你這樣,直接搶掠來的?”

“你以為我打你是因為什么?”司馬源走到司馬靈風的面前,戳了戳對方的胸膛,“如果你能夠將那小孩弄死,能夠讓人神不知鬼不覺,我還高看你一眼。”

“但這事情,你沒做好。”

“呵,你什么事情做好過?”

司馬源說完,也不看自己這個兒子,轉身離去。

只留下站在原地,表情陰晴不定的司馬靈風,眼神中滿是怨毒:“我什么事情都做不好?那這次,我就讓你看看……”

劍門山,拿著蘊心丹回到自己住處的周婉雪,剛來到門口的時候,表情劇變。

陣法,動過!

盡管看上去陣法好像沒什么影響,但作為布陣之人,她很清楚自己的陣法被人破解闖入過。

急急忙忙沖進房中的周婉雪,發現整個房間中,雖然跟離開是沒什么兩樣。

但細微之地,有所改變。

她學煉丹,陣法,本身對細節就很在意敏感。

可這不是重點,姜半涯不見了!

如果他是自己跑走,不可能陣法被破,也只有一個可能。

有人來到自己這,綁走了姜半涯。

“完了……”周婉雪臉色慘白,“居然綁走了姜半涯,他們不是死定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八仙桌有特码猜一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