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圓荷瀉露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bsosoz.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嗯。”紫蘇的美眸淡淡瞥了他一眼,臉上露出欣慰的笑意。

楊牧云輕輕拍拍她的手背,目光向前方看去,驀然,他眼角瞥見城南方向似乎有火光沖天而起,眉尖微微挑動了一下。

......

“總督大人”一名將官騎馬飛快的馳到張輔面前,行過禮后,低聲向他說了幾句什么。

張輔臉色大變,一揮手,只是高聲叫了一句,“大軍火速開往城南!”令一傳開,刀槍林立,甲胄鏗鏘的軍陣部伍“橐橐橐”的向京師城南開拔而去......

“這里便是夫君當值的地方么?”謹身殿外,紫蘇的一雙美目饒有興致的四處張望起來。

寧祖兒和他們夫婦一起來到謹身殿外靜候,皇上還沒回來,他們只能在外面等著。

殿門口又換上了另一班禁衛,楊牧云并不識得他們。

楊牧云點點頭,“皇上到哪里,我就必須跟到哪里,不能有須臾疏漏。”

“那你隨皇上出宮的時候,怎么就讓別人把皇上給擄走了呢?”紫蘇美眸霎了霎問道。

“對方有備而來,先是讓人將我牽絆住,然后再對皇上下手的。”楊牧云解釋道。

“難怪,”紫蘇又看向一旁站立的寧祖兒,“寧公子,你救駕有功,這錦衣衛副千戶該升成正千戶了吧?”

“我寧某只知報效朝廷,為皇上盡忠,至于是升是降,寧某并不介懷!”寧祖兒一臉凜然說道。

“嘖嘖嘖,”紫蘇美眸連眨,“你們這些男人,話都說得大義凜然,其實肚子里裝的都是功名利祿。”

寧祖兒笑笑,沒有說話。

“公主殿下,您慢點兒。”一個尖厲略帶沙啞的嗓音喊道。

楊牧云看去,只見一群宮女太監緊躡在一位服飾華麗的少女身后快步而來,聲音出自一位紅袍老太監,那老太監一臉的皺紋有如綻放的菊花,陪笑看向走在他前面的少女。

“永清公主?”楊牧云連忙垂下頭去,這位公主殿下可不好打交道,若是再讓皇上看到自己跟這位公主牽扯不清,那可真大大不妥了。

“皇上回來了么?”朱熙媛蹦蹦跳跳的來到謹身殿前,向當值禁衛問答。

“回公主殿下,”一名禁衛恭恭敬敬答道:“圣駕還未回宮。”

朱熙媛秀眉一蹙,小嘴一撇說道:“怎么還沒回來,不是說皇上已沒事了么?”

“這個小的就不清楚了。”那禁衛說道:“小的并未隨圣駕出宮,所以皇上的行止小的一概不知。”

朱熙媛轉過身,看到一旁站立的三人,眸子一亮,便走了過去。

“喂”朱熙媛遠遠的便叫了一聲。

楊牧云無法,只得硬著頭皮躬身施禮道:“微臣見過永清公主殿下。”見楊牧云如此說,紫蘇和寧祖兒便也連忙施禮。

誰知朱熙媛卻沒看向楊牧云,上前拉住紫蘇的手說道:“姊姊不認識我了么,數月前在南都時,你和這個人一起跟我王兄玩過投壺的。”說著乜了楊牧云一眼。

“那天......那位緋衣公子身邊的書童便是公主殿下?”紫蘇驚喜的說道。

“嗯,”朱熙媛重重的點了下頭,“姊姊記性真好,你長得這么漂亮,雖然穿一身男裝,可本公主一眼還是能看出你是個女人。”

“那是因為公主殿下眼光獨到,”紫蘇笑道:“什么也瞞不過公主殿下。”

“對了,姊姊怎么到宮里來了?”朱熙媛眨眨眼問道。

“我是跟著我夫君一起進的宮。”

“姊姊嫁人了么?”朱熙媛的一雙眸子向一邊的寧祖兒看去,“姊姊的夫君長得好俊。”

“不是他......”紫蘇臉一紅,眸光一轉,向楊牧云看去。

“姊姊嫁的是他?”朱熙媛睜大了眼,“你怎么會嫁給這個人?”

“這個人怎么了?”紫蘇不解的霎了霎眼睛。

“他......”朱熙媛黑白分明的剪水雙瞳滴溜溜一轉,“這個人可會騙女人的心了,騙得每個女人都對他死心塌地的。而且為人花心得很,見一個愛一個,姊姊嫁給他可有的讓你頭痛了。”

“是么?”紫蘇嘴角含笑,不經意的向楊牧云投去一瞥。見他臉上硬擠出一絲笑意,那笑顯得很尷尬。

“公主殿下,”紅袍老監上前說道:“您該回了,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還等著回話呢!”

“你們先回吧,”朱熙媛頭也不回,“本公主在這里等皇上回來。”

“這樣可不好吧,”紅袍老監臉上堆著笑,“要是被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知道了,我們做奴婢的指不定要怎樣受罰呢!”

“本公主是專門來請皇上過去給太后和皇后請安的,”朱熙媛柳眉倒豎,狠狠的瞪了那老監一眼,“如今還沒見到皇上,本公主怎好回去?”

“這里留個奴婢就可以了,”紅袍老監依舊笑道:“這兒畢竟是皇上處理政務的地方,公主殿下若是待得時間長了,恐不太合規矩。”

“你跟我講規矩,”朱熙媛氣沖沖的上前說道:“你這奴才越來越大膽了,竟然給本公主定起規矩來了。”

“奴婢不敢,”紅袍老監撲通跪在地上,“奴婢敦請公主殿下回宮。”

“本公主就是不回去,”朱熙媛的目光不經意間向楊牧云瞟了一下,嬌巧的下巴微微揚起,“看你能把本公主怎么樣!”

“這......”紅袍老監不敢多說,向后看了一眼,隨他來的宮女太監呼喇喇跪了一地。

“你們這些奴才就會這樣么?”朱熙媛氣道:“你們愿意跪就跪吧,跪死你們本公主也不回去。”

“這位小公主人不大,脾氣倒不小。”紫蘇向身旁的楊牧云看去,只見他目光閃爍,不敢向前直視。

“周妃娘娘駕到”只聽一道尖尖的嗓音喊道。

眾人目光看去,一位頭挽高髻,相貌雍容的女子在幾位太監宮女的護持下緩步走了過來。

“皇嫂,您怎么來了?”朱熙媛盯著她隆起的肚腹說道:“太后不是囑咐過您不要輕易走動么?說怕您動了胎氣。”

“我來看看皇上,”周妃淡淡一笑,向謹身殿看去,“怎么,皇上還沒回來么?”

“也不知皇兄是怎么了,”朱熙媛說道:“太后和皇后擔心得要死,他就跟沒事兒人似的不急著回宮了。”

“皇上關心的是國家大事,我們婦道人家怎能隨意置喙?”周妃目光看向跪了一地的宮女太監,“他們這是怎么回事?”

“他們愿意跪著就跪著唄,皇嫂問他們作甚?”朱熙媛撇撇嘴說道。

周妃徑直走向那紅袍老監,“范公公,這是怎么回事?”

“周妃娘娘,”紅袍老監帶著哭腔說道:“您幫老奴勸勸公主殿下吧,公主殿下執意不肯回宮,老奴實在是沒有辦法啊!”

“你還說!”朱熙媛秀眉倒豎,嬌叱道:“本公主是來敦請皇上去向太后和皇后請安的,如今人都沒有見著,怎好回去?”

看著紅袍老監一臉求助的樣子,周妃轉而對朱熙媛笑道:“皇上在忙大事情,若是幾天幾夜不回宮,難道你在這里等幾天幾夜不成?聽本宮的話,留個奴婢在這里報訊兒就行了。公主對皇上的關切,一定會上達天聽的。”

“皇嫂,”朱熙媛一臉乞求的說道:“人家好不容易從后宮出來了,你就讓我這里多待一會兒嘛!”

“皇上又不在,你待在這里作什么?”周妃的目光向楊牧云一行人看去。

“這世上居然有這樣的美人,”當周妃的目光在紫蘇臉上滑過時不由一滯,她自負美貌,而且又善解人意,因此獨得皇上寵愛,如今又懷了身孕,要是誕下個皇子,那就是連錢皇后都要被她給比下去了。可自己的為之自傲容貌和紫蘇相互一映,登時感到有些自慚形穢,“眼前這個美人,是皇上在宮外結識的么?是因為皇上看上她的美貌才叫人送進宮來?要是把她擺在后宮里,皇上還會再看自己一眼么?”不禁一陣心潮澎湃。

“這位姑娘如何稱呼?”周妃盡量讓自己保持一副微笑,可她也覺得自己笑得有些僵硬。

“她可不是什么姑娘了,”不等紫蘇回答,朱熙媛在旁邊插口說道:“她是這位楊禁衛的妻子。”說著小嘴向楊牧云一努。

“民女紫蘇見過周妃娘娘!”紫蘇向著周妃盈盈福了一禮。

“哦,不必多禮,”聽說她是別人的妻子,周妃有些澎湃的心緒定了一定,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你長得好美,連本宮都忍不住想多看你一眼呢!”

“周妃娘娘夸獎了,民女愧不敢當。”紫蘇那沒有絲毫瑕疵的玉頰微微一紅。

“楊禁衛,”周妃轉向楊牧云,“是皇上讓你們夫妻二人一起進宮的么?”

“嗯,這......”楊牧云不知該如何回答,目光向寧祖兒看去。

“下官錦衣衛副千戶寧祖兒啟稟周妃娘娘,”寧祖兒向周妃一拱手說道:“皇上此次能夠安然脫離險境,楊夫人從中出力甚多,因此錦衣衛指揮使馬大人便讓下官護送楊夫人進宮,以便隨時等候陛下召見。”

“這么說楊夫人進宮并沒有皇上的明諭,是么?”周妃目光平靜的看著他道:“只不過是指揮使馬大人揣摩圣意私自為之?”

“周妃娘娘明鑒!”寧祖兒說道。

“本宮一婦道人家本不應過問朝政,”周妃的目光向在場所有人臉上一一掃過,一臉莊重的說道:“可馬指揮使作為皇上身邊信任的臣子,不憂心為國,專靠揣摩圣意以邀圣寵,非為臣之道。”說到這里聲音微頓了一下,“皇上不知何時才能回宮,楊禁衛既非當值,楊夫人也無明確圣諭等候陛見,汝夫妻二人一直留于宮中甚為不妥,不如先行回去,等皇上詔旨一下,你們再來宮中,汝等認為如何?”

楊牧云還未說話,只聽寧祖兒說道:“周妃娘娘所言極是,現夜已深,皇上回宮也不便驚擾圣駕,我等這就告退!”說著向楊牧云和紫蘇使了個眼色。

楊牧云會意,和紫蘇一起向周妃娘娘行禮告退。

周妃滿意的微微頷首,轉向朱熙媛說道:“現在你該隨本宮回去了吧!”

朱熙媛向楊牧云狠狠瞪了一眼,噘著小嘴無奈的朝著周妃點了點頭。

“范公公,”周妃對那紅袍老監說道:“你挑選一個伶俐點兒的奴婢留下,一見圣駕回宮,立馬報與后宮太后和皇后知道。”

“是,娘娘!”范公公歡喜的站起身來,一雙老眼向身后一眾奴婢身上瞄去。

“娘娘......”這時隨周妃來的人中走出來一位宮女,向著周妃拜倒,“貞兒愿意留下以迎圣駕。”

這位宮女大約十六七歲,面容姣好,眼神頗為活泛。

“你?”周妃輕輕一笑,“這是太監辦的差事,你爭什么?”

“娘娘,貞兒沒有別的意思,還望您成全。”那叫貞兒的宮女眼中帶有哀求之意。

“娘娘,你看這......”因為是周妃貼身侍女,范公公不好出言呵斥,只得請周妃自己拿主意。

“你起來吧,”周妃說道:“本宮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那小凌子私下里攛掇皇上出宮,犯了宮中規矩,已被太后與皇后叫去后宮申斥,這一頓板子是免不了的,你若有心,便去仁壽宮外等著見他吧,他是不會隨皇上到這里來了。”

貞兒聽了臉色一變。

“聽見娘娘說的話了么,”范公公對她說道:“你還是快起來吧,別讓咱家這里難做。”

“小凌子回宮了?”楊牧云聽了心里一震,皇上微服出宮自己也在場,那會判自己一個什么樣的罪過,心下禁不住忐忑不已。

......

三人是從東華門出的宮,出來時,夜色已深。

相比于楊牧云的心事重重,紫蘇倒是一臉輕松,只見她似笑非笑的看著寧祖兒,“寧公子,你現在該如何去向你的指揮使大人交代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八仙桌有特码猜一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