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要減肥了朱高熾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bsosoz.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朱高熾偷眼瞧了瞧他爹,朱棣雖然很魁梧,但是比起朱高熾,還是小了三圈。尤其是朱高熾的腰,比磨盤還粗。從中間劈開,足足頂得上兩個朱棣有余,也不知道這位腦子是不是抽了,能覺得像他。

而且他這么斷案子,真的沒有問題嗎?

應天和北平抓起來的人超過三百,其中不乏富商高官,還有兩位宗室藩王,牽連之大,已經震撼朝野。結果就憑著三頁紙,都給殺了,這也太草率了吧?

看到傻乎乎的兒子,朱棣又不高興起來,怎么剛聰明了一會兒,就犯糊涂了?這次朱棣倒是沒有多生氣,而是把朱高熾拉到了面前,耐心解釋起來。

說來諷刺啊,由于朱高熾小時候跟在老朱的身邊,父子接觸不多。這么多年,朱棣還沒怎么跟兒子聊過。

不知不覺間,兒子長得都比自己還碩大了。

朱棣難得收斂了壞脾氣,和顏悅色起來。

“皇兒,你覺得天子斷案,需要什么?”

“這個……明辨是非,區分善惡,懲惡揚善,公平公正。”

朱棣哈哈大笑,他扭頭,取來了厚厚的一摞公文,直接扔給了朱高熾。

“瞧瞧吧,這是父皇北伐期間,刑部上來的死刑名單。這里面差不多有上千個人。”

朱高熾連忙接過來,翻看起來,密密麻麻的人名,光是看起來就讓人頭疼。

朱棣笑道:“你說這么多的案子,父皇能一個個整理清楚嗎?這里面能沒有冤假錯案嗎?”

朱高熾無奈苦笑,“父皇,這些案子,就算是專門負責的三法司,也未必都弄得清楚,錯誤自然難免。因此才需要責寄臣工,讓他們負責事務,天子做最后的決斷。”

朱棣頷首,“你說的沒錯,可問題是只要是人,就有私心,就有怠惰。他們給你看到的東西,就未必公允合理。皇兒以為如何?”

朱高熾晃著大腦袋,更加無奈道:“怕是只有選賢任能,多任用君子能臣了。”

朱棣啞然,“這不是又回到親賢臣,遠小人的老路上了。這世上有賢臣嗎?賢與不賢,是他們說了算嗎?就拿你師父來說,你說他算不算賢臣?”

朱高熾毫不懷疑,“師父學究天人,一心謀國,當然是賢臣了。”

朱棣搖頭,“父皇可不這么看,你師父這個人,他固然一心謀國,可他希望大明按照他的想法來走。所以說,他的私心比誰都重!當然了,父皇不是說這種私心不好,只是想提醒你,要仔細想清楚這為君之道罷了。”

朱高熾真的很絕望啊!

什么為君之道啊,他連太子都不想干了,天天被這些瑣事糾纏著,實在是太糟心了。

“父皇,兒臣實在是想不通。”

朱棣深吸口氣,要不是跟柳淳談了那些教育經驗,他是絕對不會說的,可現在想想,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干嘛那么為難兒子,還不是把自己的真實體會告訴孩子呢!

“皇兒,你知道對一位天子最大的贊譽是什么嗎?”

“雄才大略!”朱棣笑道:“既然是雄才大略,就不可能糾纏在細碎的瑣事之上,如果被太多小事情牽扯了精力,就難有大作為。至于說什么天家無小事,不掃一屋何以掃天下,更是胡說八道。”

“人生幾十年,誰能面面俱到?什么都處置的很好,就什么都弄不好!一個人被所有人贊譽,要么就是圣人,要么就是廢人,總而言之,不會是個有用之人!”

朱棣抓起三頁紙的卷宗,輕笑道:“皇兒,有商人向韃子透露軍情,有人反對遷都,有人借著交易所套利。你的兩位叔叔原來都是塞王,遷居應天之后,跟原來的舊部還有勾結。這些人彼此糾纏在一起,沒什么奇怪。他們想父皇兵敗,也未必不可能。但是要說他們聯合在一起,設下什么驚天陰謀,那就是扯淡了。”

朱高熾臉色漲紅,敢情老爹都知道啊,可他就是用這么個扯淡的理由,要殺這些人啊!

真的沒有問題嗎?

朱棣笑道:“你忘了剛剛父皇所說嗎?身為天子,要獨攬大略!這些人雖然沒有勾結到一起,但他們全都存心不良,皇兒要殺他們,也在情理之中。身為天子,嚴懲罪犯,叫亂世用重典。加恩寬宥叫皇恩浩蕩。他們臣子不是喜歡說雷霆雨露,莫非天恩嗎?”

朱高熾傻了,“父皇,這么說,身為天子,可以為所欲為了?”

“錯!”

朱棣冷冷道:“父皇說的是有錯當罰,你可以隨意處罰,但是如果無錯卻罰,那就是沒有是非,混淆黑白,就是無道昏君,會天下大亂的。”

朱高熾遲愣許久,才困惑道:“父皇,那是非對錯,又怎么衡量呢?”

朱棣道:“就要看對天下是好是壞了。”

朱老四伸手拉起兒子,父子兩個走到了大殿的門口,朱棣伸手,充滿豪情,指著天地遠方,“瞧見沒有,這就是我大明的江山社稷!身為天子,你務必要弄清楚,什么才是對你江山好的,什么是不好的。”

“弄清楚了這些,就沿著一個方向走下去,這一路上,難免會有無辜,難免會碰壞壇壇罐罐,踩到花花草草。你只要記住,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就對了,不要被任何人左右了你的心,堅持下去,你就是圣君明主……至少,不會比父皇差!”

……

朱高熾去了柳府,由于只有一個人,柳家的飯菜很簡單,很平常,只有一口大鍋,里面煮著鮑魚、海參、花膠、魚翅、鵝掌……全都是家常菜而已,外加上一籠屜饅頭,個個都有拳頭大。

朱高熾來了,自然不客氣,抓起來饅頭,三口兩口,就是一個,與此同時,鍋里的鮑魚,海參都在迅速減少。

柳淳越看越氣,“這可是你師弟孝敬我的。”

“師弟?哪個師弟?”朱高熾一邊問,還一邊往嘴里塞魚翅。

“就是你嘴里吃的那個師弟。”

“魚……于謙啊!”朱高熾笑了,“師父,這個于師弟可不一般啊,他下手比老三還快,兩萬五千兩黃金扔進去,三天的功夫,至少賺了一萬多兩。現在京城都管他叫平安里狼崽子呢!”

柳淳越發生氣,“什么亂七八糟的,你一個監國太子,也不知道好好管管,應天烏煙瘴氣的,你是要向你爹謝罪的。”

朱高熾嘿嘿道:“師父,這次你可說錯了,我爹不但沒有怪罪,還教我要怎么當皇帝,你想不想聽?”

“不想!”

柳淳冷哼道:“我的愁事太多了,沒那個閑工夫管你們家的事情,你跟你爹父子情深,我一個外人,怎么好摻和。”

朱高熾在消滅了最后一個鮑魚之后,終于心滿意足,打了個響亮的飽嗝。

“師父,這大明朝的事情,還有您老人家管不到的嗎?”他探著頭,虛心道:“弟子是真的來求教的。我看父皇也太不容易了,我想幫他,可我又不知道該怎么辦?”

柳淳認真瞧了瞧朱高熾,而后笑了。

朱高熾立刻開心起來,“我就知道師父會有辦法的,趕快教教弟子吧?”

“我有個屁的辦法!不過我知道一點,你想幫陛下分憂,現在的狀態是絕對不行的。”

朱高熾困惑道:“那,那要怎么樣啊?”

“很簡單,你要減肥!”

“啊?”朱高熾瞬間傻了,他繃著臉,渾身的肥肉不自覺顫抖起來,惶恐之情,溢于言表,轉身就想跑。

可他這么肥,哪里能跑得出柳淳的手心。

“殿下,你既然自投羅網,那就別怪為師不客氣了。從今天開始,為師就要幫著你減肥了。”

朱高熾艱難咽了口吐沫,“那個……師父啊,弟子剛剛是開玩笑的,我沒興趣幫父皇的,我還是老老實實當你的門人,減肥的事情,先放放,放放啊!”

柳淳大笑:“殿下,你都上了賊船,怎么還想下去呢?為師豈是那種輕易會改變主意的人。為了能很好訓練殿下,我都給你準備好了。”

朱高熾再說什么都沒用了,柳淳直接把他趕上了馬車,親自押著,送到了城西大營。

在這座大營的中間,有一大片的訓練場,在最中間,還挖了一個碩大的游泳池,里面有引來的溫泉水。

柳淳笑呵呵道:“有了溫泉水,哪怕冬天殿下也能游泳了。你瞧瞧,這里有這么多的器材,跑步、游泳、騎馬、射箭、舉石鎖……應有盡有啊,為師考慮得還算周到吧?”

朱高熾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陷阱,一個蓄謀已久的陷阱。

“師父,我能拒絕不?”

“很難,這里是軍營,你出不去的。對了,這些運動只是一個方面,最關鍵還是飲食限制。從今天開始,你只能吃粗糧,蔬菜,蘑菇,水果。”

“就沒有肉嗎?”朱高熾艱難問道。

“有的,每天一個雞蛋,二兩里脊。”

“什么?”

朱高熾瘋了,二兩里脊,還不夠塞牙縫呢!

“師父,我剛剛可是吃了十幾個大鮑魚呢!還有海參,魚翅……”

“所以那是你減肥成功之前的最后一餐啊!”

“啊!”朱高熾哀嚎了一聲,“師父,你不能這么無情的!對了,我要回去,我要把鍋拿來,那么好的湯,我該喝光了啊!”

朱高熾哭天搶地,每一顆脂肪細胞都充滿了憤怒,整個人都要膨脹起來了。

“殿下啊,在這里你就別耍橫了,不管用的。他們都是陛下的心腹,當然了,還有臣的人,這幫人只知道服從命令,哪怕額外的一粒米也不會給你的,你還是死了心算了。”

朱高熾已經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他好恨啊!果然,明君圣主不是那么好當的,他爹根本是騙人的。

最可氣的是師父居然跟他爹勾結在一起了,這倆人狼狽為奸,一起坑害胖子,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朱高熾氣得坐在地上,圓滾滾的肚皮高傲地對著蒼天,露出瘋狂嘲諷。

“我就是一動不動,我就是躺在這里,看你能把我怎么樣?”

朱高熾要裝死狗,柳淳微微一笑,他伸手拍巴掌,這時候一個瘦削的身影走了過來,他輕輕咳嗽了一聲。

“賢弟可還認得我?”

聽著聲音熟悉,朱高熾一翻身,坐了起來,他揉了揉眼睛,這才認出來。

“是你?”

朱允炆含笑點頭,“沒錯,就是我,剛剛師父給我一個任務,就是讓我幫著你瘦下來。”朱允炆蹲在朱高熾的面前,呲著牙笑道:“賢弟,你現在是儲君,不想有朝一日,落到我這個下場吧?所以還躺的下去嗎?”

朱高熾愣了許久,切齒咬牙,發出野獸一般的怒吼:“師父,你太狠了!”

書客居閱讀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八仙桌有特码猜一生肖